霍伯的成功,安哲拉爾的悖論

話說從頭

2020年5月12日,我和霍伯・安哲拉爾(Robert Ingelaere)合寫的商業書〖成功的悖論〗(Le Paradoxe de la réussite)在亞馬遜上出版了。一個月後,英文版和中文版也都上市。這是我的第二本書,第一本是以精神分裂患者故事為主題的〖聯星〗(Une étoile binaire)。

這本書的誕生,本身就是一個故事,一個醞釀三年的故事。

話說2016年當我積極經營直銷,並到處參加活動認識人時,一位熱愛網路行銷的朋友帶我去參加一個直銷商的聚會。聚會地點在Pont Saint Maxence,位於巴黎北方的瓦茲(Oise)省,靠近貢比涅(Compiègne)。

聚會的場所很特別,是在一座城堡的其中一個公寓裡。法國各地都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城堡,而這一間則是翻新後將內部以公寓為單位出售。聚會的主人就是遠道從泰國回來的霍伯。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他也是這間城堡公寓的房東。聚會結束後我就再也沒見過他,但是當初邀約的朋友則繼續跟他保持聯絡,並偶爾跟我提起霍伯的消息。

一位與眾不同的教練

這位朋友本身曾經是霍伯的下線。他因為不斷問霍伯一堆問題,霍伯乾脆跟他提議擔任他的職場教練。當時我跟這朋友很熟,所以我就親眼看到霍伯是怎樣輔導他的。

在此要先打個岔,在法國,如果你說教練(coach),除了有可能是指運動類教練,也有可能是指生活教練、職場教練、靈性教練……不一而足。「教練」這個詞在法國已經頻繁到濫用,因為素質太過參差不齊,有些完全沒接受訓練、自己沒成功經驗的人,看過幾個個人成長影片也可以自稱為教練。但即使有認證,其實仍然無法保證成功。我認識不少職場教練,也曾經請過一位生活-職場教練,但是結果令人失望。遇到一位好的教練是可遇不可求的。簡單的說,一位好的教練必須要認識你夠深,知道你的優缺點,還要能發展你的強項。有時候,連我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我們自己的強項在哪裡。我們想發展的項目,未必是我們自己真正想要的項目,很多時候是社會、長輩希望我們發展的項目。

在那次令人失望的職場教練經驗後,就像失戀一樣,內心五味雜陳,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想再找新教練。但有時候看到吸引人的線上課程時,我還是會想去上。可是高昂的學費以及缺乏保證讓我聞之卻步。所有的教練或線上課程都是沒有保證的,通常持續四至六個月,結束之後就要靠自己了。

看到霍伯如何指導朋友,讓我眼睛一亮。首先,他提供獨一無二的保證:陪伴你直到你成功為止。再來看到他如何提點朋友,我很快就明白,這位教練和別人不同,他真的有料,而且他已經成功了。光是這點就把一堆拼命想指導別人,自己卻沒成功的教練比下去了。

必須一提的是,我這位朋友多年來一直醉心於網路行銷和直銷,但是他從未賺到什麼錢。在幾個月的貼身教練課程後,他至少賺到三千歐元,這輩子他從來沒有賺到這麼多錢。我對有本事讓這朋友改頭換面的霍伯非常感興趣,尤其當我聽到他的一些軼事之後,本能告訴我這個人有很多故事,我開始想要知道更多細節。三年後再見霍伯,他退去了之前的光鮮亮麗,我近距離看到一位領袖的家常面。重逢沒多久,我就跟他發生了一次小衝突,但這次小衝突卻讓我們不打不相識。

有一次霍伯讀過我寫的〖聯星〗之後,問我,你會想寫我的故事嗎?當時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認真的,還是只是像很多人講話,隨便說說而已。直到有一天我在Canva上做美工,做著做著玩起封面製作,傳給霍伯開玩笑。霍伯覺得這個點子很棒,寫書的事情就這樣弄假成真了。

一開始我們朝著傳記的形式著手。我本身很喜歡傳記,碩士論文也是以自傳體為主題。結果寫沒有多久,霍伯似乎有所顧忌,而提議將書籍的形式改成以自傳入手,以商業經營為體的模式。這不是我熟悉的寫作形式,但我本身也已經讀過N本相關書籍了,而且有機會仍然會找來閱讀,找資料、分析、研究類的寫作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成功的悖論〗這本書就這麼誕生了。

幾個月後,當我進一步認識霍伯的家族故事,我能明白他為什麼不想把他的故事寫得更完整,因為那遠比年幼失怙、生長在貧困大家庭這種台灣三O年代典型的平民生活還要更複雜黑暗,而他的現在式也不是只有陽光沒有陰影。錯了。日頭越大,背後的陰影越深,你不能只要光明的那一面,卻唾棄陰影的那一面

寫這本書讓我學到很多行銷的實戰經驗,除了將霍伯部分線上課程融入書中之外,我們也將他的工作經驗與教學經驗寫進書中。寫這本書的過程中,甚至讓我想要全盤推翻第一本書的觀點,但是目前我必須先專心於〖成功的悖論〗這本書。

成為我的職場教練

開始寫書沒有多久,我和霍伯有了較近距離的認識。之前我也請教過他過一些問題,而他也幫助我做了一些生活上的重大決定。後來他告訴我,我講話上的一些嚴重缺失,以及一些之前沒有任何一個法國人指點我過的事情。當他直白地告訴我時,我自然相當震驚,因為來法國二十年,沒有人跟我說過類似的話。因此當他提議進行職場教練課程時,我很快就接受了,因為我知道他和別人不同。第一個月,我就在他的幫助下簽了五份契約,只是後來碰上新冠肺炎疫情而一切暫緩,本來談好要去坎城影展宣傳新書的計畫,也因為影展取消而無疾而終。

我在法國多年,巴黎人的衣著都是黑色為主,尤其是冬天,我不知不覺的也跟著他們穿著一樣的色系,卻沒意識到為什麼我真正這麼穿的理由,以及這樣的色系並不適合我。其實真正的原因是我內心深處感到極為絕望,而黑色就是最好的代表色。霍伯特地拍下照片給我看,說:「你這樣穿會讓人害怕。」我曾因為他如此直接的指給我看而很感冒,而他也因為我覺得受冒犯而不爽,但是我無法否認他說的是實話。確實我在很長的時間裡,一點都不覺得快樂,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好快樂的。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隔絕在我這個人的靈魂之外,是無法感受到的絕緣體。我非常缺乏自信,甚至對我擅長的事物都缺乏自信,而這已經是日積月累的現象。在教練過程中,自信慢慢提升了,衣著也刻意選擇明亮的顏色,整個人變得比較快樂、比較敢對嗆回去。要是之前那個過於溫和的我,就會被吃得死死的。

一起寫書的過程也是相當特別。一方面他家在泰國,他經常來往於法國、泰國之間,一方面剛好碰上新冠疫情,突然多出很多時間可以專心寫作,是始料未及的發展。當他終於可以回法國時,這本書剛好也出版了。

重新開始

霍伯四十年來都在業務與行銷領域發光發熱,先擔任推銷員,後來在觀光業做業務,最近的25年,他在直銷經歷以億美元為單位的大起大落。直到現在,都還有許多直銷老闆和領導人天天打電話要他加入和經營他們的事業。

但是,不管他們怎麼緊迫盯人,霍伯都不想要再回到直銷界。那個邀約他加入時將他捧上天,拒絕加入時則狠狠將他摔下地的直銷界。他仍然想要有所作為,但是是以一位老師的身份。這本書是一個起點,一個全新的開始。霍伯・安哲拉爾做為一個無名老師的開始。四十年前霍伯作為一個貧窮、沒知識、沒學歷的外省人,憑藉自己的努力攀上顛峰;那是他第一次經歷到成功的悖論。四十年後他洗盡鉛華,離開直銷界重新出發。

霍伯的成功,安哲拉爾的悖論,期待你的重生,再次登上舞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