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幸福提早來】:一部看到淚腺決堤的電影

本週電影是【當幸福提早來】( Becoming Astrid),講瑞典女作家阿思緹林格倫的傳記電影。故事集中在她青少女時期的生活。

阿思緹林格倫曾創造出《強盜的女兒》、《長襪皮皮》中活潑又勇敢的女孩皮皮,陪伴了全球無數孩子的童年。

阿思緹生長在瑞典的小村莊裡,家庭貧困,個性聰明勇敢,性格叛逆。從小即嶄露文學風采的她應徵上了當地報社的實習工作,突如其來地未婚懷孕讓她不知所措。為了不讓自己與家人蒙羞,阿思緹隻身前往斯德哥爾摩念秘書學校避風頭。後來又為了保護未離婚的情人不讓他入獄,阿思緹勇敢地前往丹麥生下兒子,寄養在瑪麗家裏。

影片最煎熬的段落,就是她才生產沒幾天,為了不被保守的鄉民發現,她只好頂著腫脹的乳房以及思念兒子的心情,回到家鄉度聖誕節。然而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情人終於能夠離婚的時候,阿思緹卻發現他完全不能體會她的犧牲, 也不能體會她為了他的自由之身,被迫與兒子分居兩地。到後來,兒子口中的媽媽是瑪麗,卻不是她。阿思緹心如刀割,可以想見。兒子長期住在丹麥,不知道自己是瑞典人,還說阿思緹講話奇怪。原本應該最親的母子,卻成了陌生人。而她對自己的父母親也有許多衝突。從一開始媽媽的不能接受,到後來阿思緹崩潰狂喊,阿思緹的雙親內心開始動搖。

我以為我會看到一部勵志的電影,沒想到看到這麼多催淚的情節。我也曾經在兒子不滿一歲的時候獨自上巴黎工作,那是我心酸的回憶之一。但各位不需要心酸的回憶也能切身體會,才十幾歲的女孩子因為未婚懷孕,突然從少女激烈成長成少婦的過程,一夜之間孤立無援,不僅要努力生存,還要供應不在身邊的骨肉。

或許因為阿思緹出書後很快獲得成功,這部電影並未著墨她如何成為作家的過程。但就她這部分戲劇性極強的生命而言,她自己的故事無論在悲傷絕望的時候,都還是充滿著愛,是愛支撐她繼續下去。催淚度100%!

聘用職場教練的經驗

一般來說,大家如果聽到「教練」,大概會直接聯想到訓練運動員或健身房的教練,但近年在法國,也有越來越多教練與運動無關。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有教練,舉凡生活教練、商業教練、表現力教練、職涯教練、靈性教練、…..不勝枚舉。

在法國,有很多此類非運動教練,會舉辦各種講座、研討會來打開知名度、招募學員。越知名的收費越高昂,隨著性質的不同也有各種收費標準。但也有很多剛出道的教練,會用免費或低廉的活動來開拓市場。

我參加了很長一段時間免費活動。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認識了一位原籍委內瑞拉的美國教練。當時我面臨生命中徬徨時刻,我一開始是跟她一起做生活教練的套裝課程。由於她有豐富的歷練,我學到不少東西,她也鼓勵我寫出第一本書,這是我在這課程中最大的收穫,是我以前所不敢想的。

但是當她提議繼續做商業訓練時,情形就不同了。

我結束生活教練時,已經花了一筆不小的費用。我本來打算要縮衣節食將錢存回來。當她提議繼續商業課程時,由於我對生活教練良好的印象,我沒有問太多問題就答應了,而那是錯誤的開始。原本四個月的課程,二個月就叫停。原因是她口中跟她的教練所學的方法,並沒有多大用處,對法國市場也不合適。比如她說要成立臉書專頁,然後寫英文給法國人看(她才能檢查我寫的文字)。我問她:「給法國人讀英文,這樣好嗎?」她說:「他們可以點選『翻譯』。」我內心頗為疑惑,因為除非真的興趣濃厚,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何況別人?後來我照著她的方法做,果然一點用都沒有,我覺得我簡直是在浪費錢,便很快找個藉口終止合作。

後來她試圖辯解,但我從沒有真正信服。我認為,如果要聘用教練,絕對不要負債,因為教練的效果無法保證。還有,不要找副業太多的教練,每個人每天就是24小時,他如果雜務太多,肯定給你的時間就少。何必花冤枉錢給一個不能好好照顧客戶的教練?

下次,再跟各位談談法國教練這奇妙的行業生態 ^^

 

家人關係,往往是一套僵化劇本

我的原生家庭裡,家長有爸爸媽媽,子女則是我與妹妹。

從小,我們就很崇拜爸爸,跟爸爸比較親,很信任他的建議。我一直覺得爸爸充滿了幽默與智慧,是值得我學習的對象。

但與媽媽的關係就完全不是這樣了。我媽媽無疑的非常關心小孩,但是她有一個對我們來說很恐怖的行為,就是她會想要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這表現在行為上,就是無止盡的電話和盤問。我用「盤問」, 因為她問很多,但我們完全不想回答–我們無法知道她是否會在有意無意間透露哪一個部分,而這部分可能會造成我們的困擾,所以我們選擇沈默。「盤問」反映了這種被問,但抗拒回答的心情。

我剛來法國的時候,我媽媽還堅持三天兩頭打越洋電話。通常她會叫我去看她發的email,打到我心情超差,然後我就會開始在電話上破口大罵。後來我媽對別人說我脾氣不好,……我想如果換成另一個人一天到晚遭受這種酷刑,他會挺得住才怪。

我媽的這種行為並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不同而有所差異,而且她打電話並沒有時間限制,她想到就打,也不會想到時間是否太早、太晚,對方是否在休息,是否在上班,方不方便聽電話?她完全不在意這些。時間久了,偶爾我打給她,我也會半夜打。如果找不到人,她很可能會一直打。講電話了,她想掛就掛,過了兩分鐘,她很可能又想到什麼,又打過來。

後來,她身體比較差了,沒有力氣到處無差別打電話騷擾人了,我們的關係才稍微和緩一點。但是這情形會隨著她身體的好轉還有她無聊的程度而起伏。有時候她一時興起,又會用Line拼命打給我,一天可以連打四、五通。如果我真的接起來或回電,往往千篇一律的並沒有什麼事情。

家人之間的互動,往往都無意間依循著一套固定的劇本。而我們姐妹跟我媽之間的劇本就是:我媽媽用電話表示關心,順便長篇大論的抱怨台灣的政局,並且還希望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然後把這些訊息拿去當茶餘飯後聊天的題材。如果我們剛好要參加什麼活動,她會事前打,事中打,事後打,還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很驕傲地表示自己雖然沒去,但有什麼貢獻。

這麼久了,我也早就明白她打電話的模式,但是我還是會覺得很不開心。不論有沒有回覆她,我都會覺得心情低落。如果她打來我不回,我會有罪惡感,如果她打來我回了,我會氣急敗壞,然後因為氣急敗壞而有罪惡感。

想起來這樣的心態也有些變態:為什麼我覺得自己非要滿足他人的期望呢?我不是已經都年過四十了嗎?我是否覺得自己非得迎合他們,自己才有價值呢?我還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嗎?

由於一些原因,我有一段時間常常請求我媽的經濟支援,這也增加了我不接電話時的罪惡感。同時,也讓我更缺乏自信,因為我沒有辦法自己拿出想要做事的金額。

恐怕這一點,才是真正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

我媽不會打電話給我妹,因為我妹會掛她電話。我至少還會回,所以她就拼命打給我。她談的事情可以小到確認買一個小東西,大……其實沒有大事,大到問我馬克宏的政策。很多事情,換了國家是無法理解的,就像當年我剛從台灣到法國,很多法國人的觀點是我不能參透的。

了解到這點,我決定不要再向她請求支援。我盡力而為,但是不要再跟她開口了。拿起徹底獨立的勇氣來,才能夠產生真正的自信,進一步破解這套僵化劇本。這門成長課程讓我想到,我媽掌控型的管教,雖然是很愛護我們沒錯,但是也延遲了我們真正高飛的時間。有的時候你必須狠下心來讓小孩自己去摸索,因為他後半生不會跟著你,20歲30歲40歲還沒有辦法完全切斷臍帶的小孩,不會真正幸福。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媽成為我的家人,是給我跟我妹來練功的,要感謝這份生命的體悟!

 

 

【靈性揚升】筆記

感覺有點孤單時,讀【靈性揚升】能夠激勵我。重讀部分章節,非常有意思:地球的存在和延續不是偶然,一些大的災難是給全人類的警鐘。雖然我們能避免物種大規模的殺戮,但人類還是必須自救,以做好揚升的準備。我非常贊同書中的說法,這減少了修道這件事的神秘色彩。最有趣的是,根據此書,原來很多秘密是藉由科幻片揭露出來,甚至場景都一模一樣。我對大部分的科幻片都興趣缺缺,但這樣一說就能說得通,為什麼這些導演和製片、編劇這麼有想像力?其實不是他們有想像力,而是這些場景曾經存在,這是他們殘存的記意義或「高人指點」。而很多人類的發明,只是遠古高度文明的再現。

我對輪迴這件事也有了另一個角度的看法:輪迴很可能並不限於我們的星球。我們在肉體層次上,並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經經歷過那個超級星球的生命。

作者David Wilcock在書中所提到的揚升,是從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的揚升,而當到達第七密度時,我們就能完整地重回「一」的懷抱。當看到這樣的描述時,我的腦中出現畫面,感到無比的祥和。……

感情眾生相

來到法國之前,我的男女觀念非常保守。不要說同居對我來說是不值得鼓勵的事情,其他形式的愛情對我來說也是極難想像的。我有著自己都沒察覺的道德大帽子。

但到了法國之後,各種各樣的愛情與伴侶關係,就是在我面前這樣存在著。有人結婚、有人同居、有人pacser,有同性戀、雙性戀,有人確實區分愛與性,有人由於宗教理由,婚前堅守貞操……看多了、經歷多了之後我發現,自己以前莫名其妙接受的那頂道德大帽子,就像國王的新衣,戴起來十足可笑。兩人之間的關係只要不犯法,沒有所謂的好壞,只有適不適合,會不會影響到別人是其次的問題。

不過,我並不是一下子走到這一步。我本身是異性戀,所以對於同性戀,一開始我表面上接受,實際上我有種無法理解的障礙,甚至噁心。這也是因為電影、媒體所呈現的同性戀,都給人很浮誇、以性為主的取向,而讓我覺得很膚淺。直到後來我聽多了不同的故事,我才了解,其實也是有長期相互取暖的伴侶關係,只是在同性婚姻法律通過前,他們是沒有名份的,如此而已。有一個朋友,就是我在書中所提到的那位,他就經歷一個轟轟烈烈的同性感情。到最後這段感情差點把他毀掉,但他確實曾經愛過,兩人之間不是只有性。

雖然法國看似開放,同性婚姻法律也在2013年通過,但是現在2019年了,社會上還是偶爾會聽到同性伴侶在路上牽手,被人攻擊的事件。其實有部分的法國人,對同性這件事並不是這麼開放,而同性戀在網路找伴侶時,也和異性戀樣有很多陷阱。有些人貼假照片、有些人騙色騙財,當然也有真的,但詐騙的機率很高。和異性戀相比,同性戀雖然合法,但是社會接受度不一。

在異性戀方面,離婚率高就不用說了。當我了解離婚夫妻要付出多少代價時,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些法國人抱持不婚主義,為什麼有些夫妻繼續過著同屋異夢,或者各自有伴侶,但不住在一起的原因。因為沒有一點錢,在法國也是離不了婚的,如果有房子有孩子那就更麻煩了。這中間每一道手續都是要花錢、勞心勞神又傷財的。可能對華人來說比較奇異的是,法國人與人之間是有一定距離的,像感情、婚姻這種私事,一般法國人不會過問。所以,他們或許會覺得驚奇,但是只要不犯法,他們通常可以理解,也不會不熟裝熟照三餐問。只有真的很熟的朋友,才會關心地問一下,但他們也不會追根究底,更不會加上自己的批判。他們很了解生活有時候是殘酷的考驗,而這種距離會讓當事人覺得很安心:生活已經不好過了,真的不需要再多一個外界批評。如果需要的話,真正的好朋友也能夠聽你談,聽你傾訴。如果有這樣的好朋友,就真的很不容易。因為大家都有各自的煩惱,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聽,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在保持距離的同時,又給你善意的建議。有時候其實也不需要建議,受傷、迷惑的當事人,有時需要的只是能說出來。

看來看去,感情真是不容易。緣份就應該好聚好散,既然碰到了,就要善待對方,愛一個人很容易,但不一定能夠、也不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如果在一起,就有在一起的緣分。能走到哪裡?誰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