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我變我變變變:馬小龍的宵禁新招

繼衛生部長9月23日公布新的著色遊戲,並禁止極度警戒區咖啡館與酒吧營業後,這次輪到馬小龍發言。由於馬小龍政府每次發言後都會產生跌停板慶祝行情(見圖),10月14日他又發言的時候,其實我就很想關掉電視;果然他開了金口之後就非常不詳。來看看馬小龍又出了哪些新招:

馬小龍宣布爆紅極度警戒區實施宵禁,宵禁時間為晚上9點至早上6點,從10月17日星期六開始,法蘭西島地區和8個大都市將實行晚上9點至早上6點的宵禁。這八大都會區是格勒諾布爾、里爾、里昂、艾克斯-馬賽、蒙彼利埃、魯昂、聖埃蒂安和土盧茲。這項措施會持續六個星期,直到12月1日為止。

閱讀全文〈我變我變我變變變:馬小龍的宵禁新招〉

【吃貨點名】薩瓦乳酪火鍋(Fondue Savoyarde)

前幾天在Ben家頭一次吃到薩瓦乳酪火鍋(Fondue Savoyarde),驚為天人。香醇的乳酪中有濃濃的白酒香,配上棍子麵包真是好吃極了!作客時那一鍋就是吃沾了乳酪的麵包,我自己在家吃時,由於沒有鑄鐵鍋,所以採取了簡便做法,並把紅椒、黃椒也切來沾,這樣也可以吃到蔬菜。由於主食是麵包,薩瓦乳酪火鍋很容易吃飽,但也很容易餓,建議可以加火腿,增加飽足度與美味。薩瓦乳酪火鍋和也是冬季乳酪食譜的raclette乳酪燒很類似,raclette通常會放馬鈴薯、火腿和胡蘿蔔等蔬菜,是否好吃完全取決於乳酪和生鮮食材的品質。我個人非常喜歡薩瓦乳酪火鍋的酒香,別有一番風味!

閱讀全文〈【吃貨點名】薩瓦乳酪火鍋(Fondue Savoyarde)〉

【法式甜點筆記】馬林糖/蛋白糖(meringue)

在法國甜點店可以看到一種貌似麵團的特色甜點,吃起來脆脆的,這就是蛋白糖。蛋白糖顧名思義是以蛋白與糖製成,可能再加上色素和香料,但最基本的就是蛋白和糖,因此它吃起來除了淡淡蛋白味之外,就是..….甜味了。可能由於它的材料組成關係,蛋白糖雖不厚重,甜味卻夠明顯。它的售價便宜,適合偶爾想吃便宜甜食也的朋友們。

“L’attache est un piège” – Troie couleurs- Bleu

Attachement – détachement ? Dans un tournant de vie, je me rappelle soudain le film de Kieslowski en 1993.

Julie (Juliette Binoche) perd son mari et sa fille dans un accident de voiture. Meurtrie, elle décide de tout laisser tomber : l’amour, les amis, la maison…elle va jusqu’à brûler la partition de son mari.

Une scène m’a particulièrement marquée : Julie rend visite à sa mère (Emmanuelle Riva) à la maison de retraite. Au moment où Julie annonce qu’elle a tout abandonné, un homme est en train de faire un grand saut a l’élastique à la télé. Son attache, c’est sa vie.

Sans rien demander, Julie finit par retrouver le goût de la vie. Son petit geste, sa gentillesse et sa générosité, apportent une petite lumière dans leur vie. Et la sienne.

Ce souvenir lointain me ramène à la classe du cinéma français de Mr Liu. Au moment où je me prête à couper le lien avec ma vie et certaines relations, j’apprends à me détacher des choses et je comprends parfaitement la douleur de Julie. Si ce passage est resté dans ma mémoire et m’est revenu, pour moi, il est revenu pour rappeler que, après le lâcher-prise et le désordre provisoire, la vie que j’aspire tant viendra. Elle attend que je lui fasse de la place…

Libérée…délivrée !!

J’ai appris ce qu’est lâcher prise aujourd’hui.
Suite à la demande de trop de cette personne qui cherche à manipuler mon collègue, il a craqué et lui a dit de laisser tomber.
En effet, il s’écroule sous ses appels incessants, ce qui l’a épuisé.

J’ai bien senti cela dès le début, mais mon collègue tenait à sa promesse. Comme il ne m’a pas écoutée au début, j’ai décidé de le laisser faire…j’ai décidé de ne plus m’inquiéter. Car c’est fatiguant aussi si je le prends trop à coeur.

Curieusement, les choses ont changé en une journée. La personne étant trop gourmande, a touché un point sensible de mon collègue.
Ce qui me fait penser qu’il faut faire confiance à l’univers. Etre en pleine conscience de ce qui se passe, faire notre mieux pour faciliter le bon déroulement de la chose, et lâcher prise sur le résultat.

Finalement, tout s’est bien passé. Laissant tomber la décision qui ne m’appartient pas, je me sens plus légère.
Ce processus n’est pas parfait, mais reste enrichissant.
Namasté !

Photo by Paul Gilmore Paulgilmore on Unsplash

社群媒體:有些事,急不得

常常接到很多陌生人在臉書上邀約,或者臉書也會建議我一些聯絡對象。大致上可以分成下列幾種:
1. 太極門師兄姐(在館、不在館)
2. 從事各種事業的企業家,通常是freelance,營養師,coach,直銷…
3. 朋友的朋友
4. 騙子(騙錢、騙感情,或兩者皆有)

第1種還有第3種是最OK的,最令人放心,而第4種,我現在已經可以光看邀約就感受他們的特殊磁場。通常他們都會用網路上的照片,偽裝身份,但是他們是假的,所以非常好認。雖然經過時間也有所演變,但不外乎有以下特徵:
1. 大頭照使用的不是帥哥,就是高官、軍人,有錢人的照片,想也知道,這種人來邀約幹嘛?
2. Cover有時很奇怪,把生活照放在cover,不是一般人會用的方式
3. 沒有朋友,沒有幾張貼文,或者乍看之下很多朋友,但都是在follow女性。請問,你覺得一個男人,沒有朋友,又follow一堆女人,這種人你會不會覺得他有問題?
4. 感情狀態一律是鰥夫或單身
5. 現在他們還會冒用華人身份,但是他們並不真的會說中文,中文一看就是google翻譯來的。有的也有可能是真的華人騙子,但如果有以上特徵,絕對不可相信。重點:他們用的是簡體中文。要跟我認識,又寫個狗屁不通的簡體中文,就直接遜掉了。
6. 他們的自我介紹會寫一些很肉麻而看似正面積極的句子,例如:「真心相信遠方有一個愛我的人」之類
但有時還是會不小心中獎,這就是當朋友不小心上當,而我看到他是朋友的朋友,不疑有他接受邀請時。
然而,他們會很快露出馬腳,因為他們都有一個特徵,就是他們會很急的問你結婚沒?這是我的大忌。在歐洲,至少在法國,馬上問新朋友的感情狀態是很不禮貌的事情。這種私事起碼是見面過、談到一個深度才會談。一般法國人是不會讓點頭之交、泛泛之交知道婚姻狀態。只要不妨礙到別人,干卿底事?而且現在很多人離婚、不婚,或者不是異性戀者,講了如果尷尬,還不如不講。
根據經驗,我遇到的陌生臉書朋友中,阿拉伯人最愛問女性結婚沒,後來我也盡量避開他們,至少避開阿拉伯男性。畢竟風俗文化不同,跟陌生人在網路上解釋他不懂的東西,很累。

第2種是完全的陌生人。臉書上有很多人做陌生開發,這沒什麼不好,但是怎麼做很重要。陌生開發聽起來很商業化,其實講白一點就是交新朋友。等朋友交往到一個程度,有了信任感,可以分享各自的事業機會,也許會適合朋友,也許不適合,但不管如何,大家都還是朋友。

可是我覺得現在的人性子真的都很急。做事業的人,很多都滿腔熱情,今天創業,就想要昨天成功。是的,你沒看錯,是昨天。但是有些事情是需要學習的,與其抱怨慢,重點在於不斷的行動,就不會覺得好像一點都沒動。如果沒有不斷的行動,或者由於各種因素,無法有持續的行動,那真的會讓人著急。

總之,有些人朋友真的是很積極,但是方法錯誤。有很多人接受了錯誤的建議,或者出於本能,太快出手。J就是很好的例子。這位J先生是一個年輕法國小伙子,他透過某個臉書社團發訊息給我,然後很快地跟我談起網路行銷。這傢伙很快就跟我講到一個名字,我意識到他應該是能夠透過這樣分享的方式領錢。聊了一會之後,我說那你把連結給我吧!看了一小時之後,我覺得這跟其他人做的並沒有根本性的差別,就不想看了。過了幾天他又問我(跟進),我提出異議,說我需要跟合作人討論,他的反應卻是:你有限制性信念。我覺得莫名其妙,我們認識兩天耶,你以為你是誰?而我當時必須離線,因為要去工作了。結果這傢伙說:你是對的,在你抱著你的限制性信念時,其他人會讓這套方式普遍可行。

從這個人的反應看來,我覺得這個人還太嫩了,也沒有必要這麼做。你不需要為了推展不成功,為了別人有異議,而去批評別人。因為你批評的事情,也許真的是這樣,也很可能不是。畢竟,你怎麼會知道呢?你才剛認識對方啊!而且講越多,越辯解,我越會覺得,你要我接受的東西,可能沒有你講的那麼好。我最忌才剛認識就馬上談合作,並不是我要拒絕事業機會,而是因為合作這件事,是需要信任的。當今的世界,太多人只想到賺錢,太多人為了賺錢不擇手段。在我還沒有對你有足夠的信任之前,我不會跟你合作,即使那東西看起來非常吸引人。我怎麼知道那不會只是糖衣或某種空中閣樓?更何況,在經歷去年兩次對我來說很嚴重的背信之後,我對一切都抱持戒慎態度。

結果,更絕的是,我想到這個傢伙,當初說他在某社團看到我,於是我跑去社團看成員姓名,還真找到他。所以,這傢伙在別人的社團挖角,什麼跟什麼呀!

不過,這並不表示臉書上只有怪人。還是有些好的對象,值得學習,但也一定會有一些怪人,這是社會的縮影。另外,在社群網站上很容易無意間耗費太多時間,因此建議在上網前先想好自己上網的目標,並擬定時間,才不會莫名其妙浪費時間。

聘用職場教練的經驗

一般來說,大家如果聽到「教練」,大概會直接聯想到訓練運動員或健身房的教練,但近年在法國,也有越來越多教練與運動無關。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有教練,舉凡生活教練、商業教練、表現力教練、職涯教練、靈性教練、…..不勝枚舉。

在法國,有很多此類非運動教練,會舉辦各種講座、研討會來打開知名度、招募學員。越知名的收費越高昂,隨著性質的不同也有各種收費標準。但也有很多剛出道的教練,會用免費或低廉的活動來開拓市場。

我參加了很長一段時間免費活動。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認識了一位原籍委內瑞拉的美國教練。當時我面臨生命中徬徨時刻,我一開始是跟她一起做生活教練的套裝課程。由於她有豐富的歷練,我學到不少東西,她也鼓勵我寫出第一本書,這是我在這課程中最大的收穫,是我以前所不敢想的。

但是當她提議繼續做商業訓練時,情形就不同了。

我結束生活教練時,已經花了一筆不小的費用。我本來打算要縮衣節食將錢存回來。當她提議繼續商業課程時,由於我對生活教練良好的印象,我沒有問太多問題就答應了,而那是錯誤的開始。原本四個月的課程,二個月就叫停。原因是她口中跟她的教練所學的方法,並沒有多大用處,對法國市場也不合適。比如她說要成立臉書專頁,然後寫英文給法國人看(她才能檢查我寫的文字)。我問她:「給法國人讀英文,這樣好嗎?」她說:「他們可以點選『翻譯』。」我內心頗為疑惑,因為除非真的興趣濃厚,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何況別人?後來我照著她的方法做,果然一點用都沒有,我覺得我簡直是在浪費錢,便很快找個藉口終止合作。

後來她試圖辯解,但我從沒有真正信服。我認為,如果要聘用教練,絕對不要負債,因為教練的效果無法保證。還有,不要找副業太多的教練,每個人每天就是24小時,他如果雜務太多,肯定給你的時間就少。何必花冤枉錢給一個不能好好照顧客戶的教練?

下次,再跟各位談談法國教練這奇妙的行業生態 ^^

 

家人關係,往往是一套僵化劇本

我的原生家庭裡,家長有爸爸媽媽,子女則是我與妹妹。

從小,我們就很崇拜爸爸,跟爸爸比較親,很信任他的建議。我一直覺得爸爸充滿了幽默與智慧,是值得我學習的對象。

但與媽媽的關係就完全不是這樣了。我媽媽無疑的非常關心小孩,但是她有一個對我們來說很恐怖的行為,就是她會想要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這表現在行為上,就是無止盡的電話和盤問。我用「盤問」, 因為她問很多,但我們完全不想回答–我們無法知道她是否會在有意無意間透露哪一個部分,而這部分可能會造成我們的困擾,所以我們選擇沈默。「盤問」反映了這種被問,但抗拒回答的心情。

我剛來法國的時候,我媽媽還堅持三天兩頭打越洋電話。通常她會叫我去看她發的email,打到我心情超差,然後我就會開始在電話上破口大罵。後來我媽對別人說我脾氣不好,……我想如果換成另一個人一天到晚遭受這種酷刑,他會挺得住才怪。

我媽的這種行為並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不同而有所差異,而且她打電話並沒有時間限制,她想到就打,也不會想到時間是否太早、太晚,對方是否在休息,是否在上班,方不方便聽電話?她完全不在意這些。時間久了,偶爾我打給她,我也會半夜打。如果找不到人,她很可能會一直打。講電話了,她想掛就掛,過了兩分鐘,她很可能又想到什麼,又打過來。

後來,她身體比較差了,沒有力氣到處無差別打電話騷擾人了,我們的關係才稍微和緩一點。但是這情形會隨著她身體的好轉還有她無聊的程度而起伏。有時候她一時興起,又會用Line拼命打給我,一天可以連打四、五通。如果我真的接起來或回電,往往千篇一律的並沒有什麼事情。

家人之間的互動,往往都無意間依循著一套固定的劇本。而我們姐妹跟我媽之間的劇本就是:我媽媽用電話表示關心,順便長篇大論的抱怨台灣的政局,並且還希望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然後把這些訊息拿去當茶餘飯後聊天的題材。如果我們剛好要參加什麼活動,她會事前打,事中打,事後打,還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很驕傲地表示自己雖然沒去,但有什麼貢獻。

這麼久了,我也早就明白她打電話的模式,但是我還是會覺得很不開心。不論有沒有回覆她,我都會覺得心情低落。如果她打來我不回,我會有罪惡感,如果她打來我回了,我會氣急敗壞,然後因為氣急敗壞而有罪惡感。

想起來這樣的心態也有些變態:為什麼我覺得自己非要滿足他人的期望呢?我不是已經都年過四十了嗎?我是否覺得自己非得迎合他們,自己才有價值呢?我還不能肯定自己的價值嗎?

由於一些原因,我有一段時間常常請求我媽的經濟支援,這也增加了我不接電話時的罪惡感。同時,也讓我更缺乏自信,因為我沒有辦法自己拿出想要做事的金額。

恐怕這一點,才是真正讓我心情不好的原因。

我媽不會打電話給我妹,因為我妹會掛她電話。我至少還會回,所以她就拼命打給我。她談的事情可以小到確認買一個小東西,大……其實沒有大事,大到問我馬克宏的政策。很多事情,換了國家是無法理解的,就像當年我剛從台灣到法國,很多法國人的觀點是我不能參透的。

了解到這點,我決定不要再向她請求支援。我盡力而為,但是不要再跟她開口了。拿起徹底獨立的勇氣來,才能夠產生真正的自信,進一步破解這套僵化劇本。這門成長課程讓我想到,我媽掌控型的管教,雖然是很愛護我們沒錯,但是也延遲了我們真正高飛的時間。有的時候你必須狠下心來讓小孩自己去摸索,因為他後半生不會跟著你,20歲30歲40歲還沒有辦法完全切斷臍帶的小孩,不會真正幸福。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媽成為我的家人,是給我跟我妹來練功的,要感謝這份生命的體悟!

 

 

【靈性揚升】筆記

感覺有點孤單時,讀【靈性揚升】能夠激勵我。重讀部分章節,非常有意思:地球的存在和延續不是偶然,一些大的災難是給全人類的警鐘。雖然我們能避免物種大規模的殺戮,但人類還是必須自救,以做好揚升的準備。我非常贊同書中的說法,這減少了修道這件事的神秘色彩。最有趣的是,根據此書,原來很多秘密是藉由科幻片揭露出來,甚至場景都一模一樣。我對大部分的科幻片都興趣缺缺,但這樣一說就能說得通,為什麼這些導演和製片、編劇這麼有想像力?其實不是他們有想像力,而是這些場景曾經存在,這是他們殘存的記意義或「高人指點」。而很多人類的發明,只是遠古高度文明的再現。

我對輪迴這件事也有了另一個角度的看法:輪迴很可能並不限於我們的星球。我們在肉體層次上,並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經經歷過那個超級星球的生命。

作者David Wilcock在書中所提到的揚升,是從第三密度到第四密度的揚升,而當到達第七密度時,我們就能完整地重回「一」的懷抱。當看到這樣的描述時,我的腦中出現畫面,感到無比的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