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令多如牛毛,是控制了Covid,還是被Covid控制?

如果要用一個字來總結法國面對新冠肺炎的態勢,「亂」這個字再貼切不過。

當新冠肺炎剛開始在法國出現時,政府先說是不用戴口罩,甚至說戴口罩會對健康有危害。不出兩個月封城了,又開始改口要戴口罩,後來更祭出了沒依照規定戴口罩要罰135歐元的罰則。政府鼓勵民眾大量檢測,大量檢測的結果自然產生大量的陽性結果。衛生部門統計新增陽性病例11123例,而在過去的一周裡,每日通報的陽性病例高達16000多例。另一方面,陽性率繼續穩步上升:受檢者中的感染者比例為7.4%,前一天為7.2%,七天前為5.7%。此外,過去24小時內有27人死亡(前24小時有39人死亡)。

過去七天裡,記錄了4 204例新的住院病例,包括786例重症病例。自疫情開始以來,至少有31727人死於冠狀病毒相關原因。

上週三(9/23),衛生部長奧利維耶・韋杭(Olivier Véran)周三按照新著色遊戲(如上圖)三色地區宣布的措施開始逐步實施。根據周三的新著色遊戲,馬賽和外島瓜德羅普島被列為「最高警戒」區。包括巴黎和近郊在內的11個大都市被列為 「高度警戒區」。

周日(9/27)晚馬賽和艾克斯的酒吧和餐館全部關閉,對此,馬賽市長表示憤怒,因為中央政府並未事先知會市長變逕行宣布。這項措施本來要從週六開始,後來因為反對聲音,改為從周日晚間午閉至10月11日,位於 「最高警戒區 」的馬賽和普羅旺斯地區的酒吧和餐將全面關閉,但如果是送餐和外賣則除外。

其他措施與反應如下:

  • 體育部周五建議體育館和遊泳池繼續對在俱樂部和協會中練習的未成年人開放
  • 巴黎的省長起初反對這一建議,限制學校活動和專業運動員進入體育館。但是他最後在周六宣布,業餘俱樂部的未成年人可以進入體育館。警察局長111因此與體育部的決定保持一致。該措施從上周六開始,至少到10月9日(含)周五為止。
  • 政府周三在11個被列為高度警戒區的主要城市加強了衛生措施,其中包括巴黎,從周一開始酒吧必須在晚上10點關門。
  • 巴黎的酒吧業者示威,反對周一起晚上10點關門。「地鐵裡為什麼會比我們的營業場所更安全,也不明白晚上9:59無害的病毒,到了10:01為什麼會殺死所有人?」

這種反反覆覆的政策,對企業主來說非常糟糕。政府要求業者做好保護措施,業者也花錢加強清潔等保護措施,但是政府還是要餐飲業者關門,對業者來說這簡直就是白做工。不只是餐飲業者,我在一間食品仲介公司工作,連家樂福、歐尚、Leclerc這些大型連鎖超商,都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沒有人知道是否政府又會封城,何時封城?電視新聞一天到晚在喊第二波疫情,這簡直是洗腦,對相信吸引力法則的我來說,一直這樣叫魂,它就會來。一天到晚限制這個限制那個,日期改來改去,換成是我,真的會無所適從,餐飲業者都要備料,如果關閉兩週,之後不知道會不會開,這要如何備料?閉門不做生意的損失不是政府可以彌補的,越是不確定,大家就越覺得不安全和恐懼,這對營業額於事無補。很多中小企業已經慢慢撐不住了,而部分失業金(chômage partiel)只能救濟一時,不是長久之計。

至於死亡人數,在目前新冠疫情議題蓋過其他疾病之下,我其實很想知道,當一個人罹患其他疾病,而感染新冠病毒時,如果他最後死亡,政府會用哪一種死因紀錄?我們很難得知,因為現在幾乎聽不到其它聲音,唯有新冠。我覺得現在的發展,是一種很不健康的趨勢。彷彿一切都繞著新冠肺炎轉,而我們唯一的救星只有疫苗。這種「唯一」的論調彷彿註定前景只能悲觀,而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不會只有一種解決方式,除非我們選擇相信自己別無選擇。我相信我們不必去控制Covid,我們有必要做好保護措施,但是我們如果把精力放在免疫功能的提升,會好過一天到晚擔驚受怕的活著。海明威建議年輕作家:

戀愛吧,在寫作上下功夫。

和「樓」裡的作家混在一起。

不要浪費你的時間。

聽音樂。

看畫。

不斷閱讀。

不要試圖解釋。

聆聽自己的快樂。

不要說話。

 

簡而言之:去生活!去感受每一刻的存在。即使需要戴上口罩。

發佈留言